痛苦_預期_女人_大喊_黑白_MaktubZakka
Maktub Zakka 身心靈雜貨店

「預期痛苦」的痛苦

「說到歡樂,期待的過程總是讓人體驗到最大的樂趣。而痛苦其實也是一樣的。」-作家阿尔伯特哈伯德

由於檢查的結果顯示「嚴重非典型」,所以我必須做一個小手術。開刀位置在我的脊骨,所以當醫生的助手為我麻醉時,我必須面向下躺著。

護士一再問我:「你沒事吧?」我都說:「沒事。」

過程並沒有很痛,所以當她說「你很能忍痛。」時,我覺得不可思議。我從小都很怕打針:自我童年第一次令人毛骨悚然的「篤手指」經歷開始。

儘管如此,這次手術並沒有讓我感到恐懼。

那麼這次有什麼不同呢?我認為是因為我看不到手術位置。正因為我看不見,所以我只是單純去感受自己的身體,而不是預期著即將來臨的疼痛和不適。

如果我們沒有去預期痛苦,生命中有多少棘手的挑戰會變的輕鬆多了?

如果我們不去反復咀嚼、強調痛苦、預期最壞情況,來製造一種迫使我們防衛和戰鬥的恐慌狀態,那麼多少困難會變得更容易?

大多數事情並不像我們想像那麼糟糕。事實上,有時它們甚至令我們驚喜。

  • 有時,你會因為被解僱而感受多年來一直沒有感受到的自由、可能性和活力。
  • 有時,你會因為結束了一段關係而感受到重新重視和接納自己。
  • 有時,當你的整個世界崩潰時,你會事後發現到它以另一種更真實的方式重新整合起來。

當然,這不是必然的。有些事情即使我們有意識地不去預期痛苦,我們還是會受到傷害。

但是,好比我們從一個清晰的角度去接近火炎一樣,其實大多數燃燒的東西都燒得遠比我們相像中小。其實更多時侯,危險還未波及我們前,我們已被預期火災的恐懼覆沒了。

當初我要進行活體組織檢查時,我只告訴了幾個家庭成員。其中一個問我:「你認為這可能是癌症嗎?」

我回答說:「我什麼都不會去想,因為我還不知道。」

作為一名與擔憂相處了一輩子的人,我為那一刻的有意識感到自豪。這是一個選擇,不去為一個幻象而擔心的選擇。

我們不能確定未知的道路會引導我們到哪兒-但我們總可以選擇在走向未來時不被幻想中的痛苦先擊潰自己。

痛苦_預期_橋_未知_台灣_明池_MaktubZakka

未知的道路
攝於智泉 11 第六週末-台灣明池

 

 

 

發佈留言